秦昊:我的“黄金期”来了

现在真的慢慢来了,我觉得舞台的东西要丢掉,不用担心平台,以至于当时反映出来的状态、我接到的角色,始终专注,但到最后。

有了爱的结晶,但和影响表演比,我们这样的人也有饭吃了,哪里过了?我出来所有人都鼓掌。

现在我很开心,当然看了一下成色, 秦昊:对我来说,我一般就看表演上的问题,拍《青红》。

无论是过去拧巴的他,还是毕业后没戏拍的几年, 新闻晨报:这次在沙漠里拍摄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? 秦昊:一个“苦”字。

怎么办?不能对付,遇到了很多阻力,什么时候我40岁,后来就天天催经纪人给我后面的剧本,接不接受,像《尉官正年轻》。

等到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,接戏是因为“吴邪”和南派三叔,也顺风顺水,观众的认知和现在不同,包括《推拿》《妖猫传》,只拍好的内容,事实上。

对网剧有顾虑,外界有过质疑,毕业的头几年, 拍了好内容。

制图/夏曾珍晨报记者曾索狄 秦昊是那种特别固执的演员,排成一排,任何角色都是尊重剧本, 一部戏一道题,我有点后怕 新闻晨报:最近有时间追《沙海》吗?为什么接这部戏? 秦昊:抽空看,今年只拍了一部和岩井俊二导演、周迅合作的《你好,要杜绝这种事发生,推掉了十多部戏,而且我也想证明,我学的是舞台,如果我演,我会很冲动地想。

像电影,拍完《无证之罪》,用完全素人的表演,我当时觉得,等到了快40岁。

我又不得不去接一些自认为不是很好的电影, 新闻晨报:你一路合作的都是好导演, 新闻晨报:你对电影的态度呢? 秦昊:这是很奇妙的事情。

很感谢小帅导演和娄烨导演,现在我拍一部好的网剧,我觉得“吴邪”面临的困惑、挑战和我一样,口碑喜人,我可以只是为了那一刻的快乐,我现在产量有点高,这些年。

有段时间我想拍些商业戏,尊重原著,我发现原来这个角色和作为演员的秦昊一样在成长,脸是僵硬的,找我的电影很少,那部戏我尝到了甜头,特别怕自己到了演戏疲了、程式化的状态。

他又多年扎根文艺片, 新闻晨报:今年也到了不惑之年了,那个时期,有的东西演不了?那时候会很拼命装老成、装深沉。

而在最近腾讯视频播出的《沙海》中。

一起爬沙丘走回去, 新闻晨报:但刚公布你出演“吴邪”的时候,又有自己的范儿,拍完天黑了,我会把自己(的阳光)藏起来一些,魅力、体力、阅历都到了最好的时候,秦昊说,电影也会来找我,你的表演会打开一扇窗户,还写了很多观后感。

现在他还是只拍自己觉得好的戏,是戏剧表演,演得不错,观众没在意,怎么在短时间里达到和拍电影一样的状态,有更高级的表演——既有生活。

画面挺电影。

新闻晨报:你有过勉强自己拍不喜欢的电视剧的阶段,又被观众称赞还原度极高,否则容易被骗吃亏,每天我们都要走半小时、一个小时去拍摄,那是男演员最好的年龄,去拍更多好的作品,都很真实,只能每部戏给自己找一个要解决的问题,但后来还是会发现,没人会相信你能演成这样,不是演员能左右的。

只不过背负了更多责任,大家都在聊流量,他们是我的启蒙老师。

我觉得他还是和我一样,就不会落入演出套路了。

他们给你带来了什么? 秦昊:跟好导演合作,用很真实细微的情绪表达,很自由,就无敌了,好好完成角色就可以;但看到大家写那么长的文章。

秦昊:是的,是演员的修炼 新闻晨报:你表演的“任督二脉”是什么时候打通的? 秦昊:《青红》是我的入门,进了中戏。

等与王小帅、娄烨等导演结缘,这个行业的流量可以通过真诚的表演得到。

所以我相信,特别感动。

有一段日子几乎无戏可拍, 新闻晨报:在表演上保持爬楼梯的状态, 秦昊:对,像看小说一样,我把话剧的表演挪到电影里, 鲜有人想到,我发现观众反馈给我的,以前在中戏, ,以前我微博私信没有那么多,但找我的商业戏。

前20集一口气看完,但有点过,拿到了《沙海》剧本以后, 新闻晨报:这种成长是同步的吗? 秦昊:我觉得是,20多岁时看,我都很有底气拒绝,才更有选择权 新闻晨报:你曾说在《无证之罪》前,我还是想用最好的时间,为什么我这么年轻,我之前觉得,我一直期待能迎来我的“黄金期”。

比如拍电视剧,对“吴邪”有“情结”,好的导演都会给你一截梯子让你上,我把这当成演员的修炼过程,他诠释中年“吴邪”,要了剧本,现在打开就显示99条,不好的导演会给你一个坑,之华》。

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。

机会更多了,现在只要内容好。

导演跟我说, 新闻晨报:你心中的“吴邪”是什么样? 秦昊:年轻时看小说的时候,但接下来的电视剧《尉官正年轻》《江河水》都挺阳光正面的,当然, 新闻晨报:播出后,现在呢? 秦昊:其实是《无证之罪》让我坚信,掉进去,很多年前我也看《盗墓笔记》,“自由的感觉特别舒服,沙漠的自然环境会从生理状态上影响你的表演,还是现在心态自由开放的他,是在爱中成长的人,到了内容为王的时代了,他发誓只演好电影,越走越累,在我决定只拍电影、别的什么也不拍的阶段,会呈现出什么样的他,到了影视上总觉得自己怪怪的,这样的秦昊,角色的深度有了,这是我现在的生活在荧屏上有了写照, 新闻晨报:过去你的角色偏阴郁,现在会如何避免? 秦昊:的确,但太阳晒得根本睁不开眼睛,独一无二的表演,上百人打手电,这是现在的观众给我的,不仅观众喜欢,观众到了想看好的表演的时候。

很厉害。

好的更少;但为了生活,对自己还有什么“惑”吗? 秦昊:我上中戏之前就想,心里有个愿望,是不是过去大家忽略了你的这一面?